我哥是條「美人魚」!我被他逼瘋了,他卻游回了大海

 
63.3K

我哥是條「美人魚」!我被他逼瘋了,他卻游回了大海

1、

有一個和常人不一樣的親人是種什麼體驗?

從小到大不管走到哪裡,我都自帶名片,陌生的人們都會指著我給別人說,看那個就是「美人魚」他妹。

他們說的「美人魚」是我哥,懷他的時候,爸媽正忙著經營一家蛋糕店。捨不得僱人,技術活體力活都自己上,女人當男人用,男人當牲口用,忙得腳不沾地。以至於懷孕都四個多月了,他們還不知道。

有天媽媽累得暈倒在店裡被送去醫院,才知道懷孕了。在醫院住了三天,又回店裡像滾動的皮球一樣忙碌個沒停。

直到臨產那天媽媽還在店裡烤以此蛋糕,爸爸開著五菱麵包滿城送貨。陣痛頻率變成15分鐘一次爸爸才從外面沖回來火速拉上我媽往醫院趕。

原本按照他們的計劃,生完孩子給奶奶一放,最多坐個月子就可以殺回蛋糕店繼續賺錢了,但這一切計劃因為哥哥的出生嘎然而止。

別的小孩剛出生時肉肉粉粉的顏色,跟圖片上看到的沒長毛的小動物一樣。哥哥肉粉的膚色上卻包裹著一層白白的皮屑,片片層次分明,像魚的鱗片。

醫生說這是比較罕見的「魚鱗癬」,因為胎里缺乏某些維生素導致的,現代醫學還沒辦法治療。更遭的是,哥哥一條腿又細又歪,腳背向外翻,他還是名小兒麻痹症患者。

盼星星盼月亮盼來的長孫長成這樣子,和善了一輩子的奶奶撒了她人生中唯一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潑。她瘋了一樣砸了爸媽開的蛋糕店,綿軟噴香的蛋糕裹著泥土和廚櫃的玻璃碎碴零亂了一地。

好事不出門,惡事傳千里。

別人家的痛苦,總是茶餘飯後閑人們口水宴的最佳下酒菜。李家生了條「美人魚」兒子的消息,在一天時間裡長了翅膀一樣飛遍了大街小巷。

有人惡意揣測,他家的蛋糕千萬不能買!自己兒子都吃的有缺陷,誰知道裡面添加了什麼玩意。

這些漫天風言風雨飄進父母親的耳朵里,滅了再開店的心。原本風風火火拚日子的兩個年輕人窩在家裡帶剛出生的哥哥。

那兩年爸媽帶著他去了好幾個大城市的大醫院,想即使治不好小兒麻痹,能治好魚鱗病也行,最起碼能讓他有個和正常人一樣的容貌,但都失敗了。

我的到來或許僅僅是個意外,從來沒有人和我談起我的到來是否給這個家帶來片刻歡喜或者不歡喜。只是聽親戚們聊,全家都把注意力放在得病的哥哥身上,基本上沒有人關心我。小小的我還不能自理大小便,褲子尿濕了只能靠自己的體溫暖干。小孩子尿多,還沒等到暖干就又濕了,我的兩條腿總被屎尿泡的發紅潰爛而後又自愈。我陪著他們嘻嘻哈哈地笑一臉地不在乎,轉身淚水大滴大滴地砸在腳背上。

我是行走在這世間父母雙全的孤兒,不被接納、沒人愛的恐懼感時刻啃噬著我。

當別的孩子頑皮地在學校嘻笑打鬧時我的心理已經過早的成熟了,隱隱意識到或許這是拯救自己的唯一機會。我拚命地學習,像溺水的人抓到手的唯一一根稻草。

因為成績優異,我又招來了孩子們的嫉妒。他們擰成一股繩孤立我,欺負我。我的書桌里不時有跳皮的男孩子塞進去的小動物,有時候是剛出生的還飛不起來的小鳥,有時候是觸手冰冷滑溜的青蛙,還有一次居然是條紅花蛇……他們喜歡看我每天提心弔膽把手伸進書桌的糗樣,就好像期待已久的一場小丑表演。樂趣在於,他們都是這場戲的總導演、副導演、執行導演……。

我被同學們花樣翻新地欺凌,但除了咬著牙忍受沒有別的方法可以逃避。

因為給「美人魚」治病,原本富庶的家早已負債纍纍,全家每天發愁的只有兩件事,治病和溫飽,壓根沒有誰有心思聽我在學校怎麼過的。有一次奶奶跪在佛前祈禱完後,自言自語間竟說「這家人上輩子是做了什麼孽啊!要報應也不要報應在她唯一的大孫子身上,為什麼不報到別人身上啊!」見我在旁邊看著他,她盡狠狠瞪我幾眼,滿眼的怨毒。

雖然知道家裡沒有人愛我但是奶奶這樣的念頭還是讓我吃了一驚,年齡小對奶奶祈禱這行為充滿了敬畏,以為有求必應。我在驚噩恐懼中挨過一日又一日,很多次夢到自己全身魚鱗腳也變成了魚尾巴再也走不了路,哥哥在兩邊長滿青草的大路上跳啊笑啊,身邊圍著父母和奶奶,大家一臉寵溺地看著他。

哥哥走後,回想起童年其實還是有點滴暖色。只不過當時的我並未體察罷了!

因為疾病加上殘疾,哥哥並不常出門,大部分的日子裡他都是拎著那隻軍綠色帆布帶子做凳面木棍做腿的摺疊凳,一扭一拐地在院子里找個有太陽的地方坐著,口袋裡裝兩袋瓜子,不時摸顆「嘎嘣」一下。太陽曬哪他挪哪,太陽落山他回家。

但是足不出戶的哥哥每天都算準了時間在我放學的時候出院子門來迎我。忘不了第一次他迎我的時候的樣子,他伸長脖子探向我回來的方向,咧臉傻笑像只模樣奇怪的傻鵝,拳頭向上握著一把剝好的瓜子仁,直直伸向我,旁邊放著他從不離身的凳子腿。

我吃了一驚,下意識想逃開撇清自己和他的關係,一道放學的同學們「轟」的一下四散奔逃,一邊跑一邊大叫「快看!美人魚出來啦!」

羞憤之下,我狠狠打掉他手裡的瓜子衝進房子。

那天以後,他照樣每天都準備一把瓜子仁來迎我,只是再也不出院門。我上了九年學,他給我剝了九年的瓜子仁。

初中畢業時,以我的成績可以上最好的初中。但是爸爸說,家裡要給哥哥治病,他實在沒有能力再供我上學。希望我能像別的女孩一樣去奶粉廠或者制衣廠之類打工賺錢補貼家裡。

臨上火車前,他塞給我一張紙條,上面寫著銀行卡號,他要求我每月最少給家裡打一千,他說他打聽過了,工資一個月有一千二三,女孩子留兩三百塊夠花。今年過年不用回來,省了路費給哥哥看病。我一口血氣湧上心頭,隨後又黯然。

他還說,他給我定了門娃娃親。讓我不要在外面胡亂認識人,打兩年工就回來結婚。定親的人家有的是錢,我下半生不用愁。

我恨恨地盯著他,心想,這個男人只不過是快意中貢獻了一顆種子給我,居然就想左右我的一生。我偏不!

我憋著一口氣想叛逆一回,你不讓我找,我偏找個人給你看!最好能嫁的遠遠的再也不回這個家。

耐何心強命不強!我面相只能算是中等,長期的營養不良長得單薄瘦小皮膚髮黑,性格偏陰鬱也不善言談,在婚戀市場上屬於墊底的下下之選。在一眾打工的男男女女里屬於被雙方都完全忽視的那個。

眼見別的女孩發了工資去逛商場買衣服,買化妝品,塗著猩紅的口紅花枝招展的像勾引異性的雌蜂浪蝶。自己每個月工資一發轉手就劃拉大部分到爸爸指定的卡號上,餘下那點都不夠在外面吃頓好的。

斗膽有一個月沒打款,給自己買了套化妝品和一件毛衣。爸爸的催款簡訊一條接一條,我沒回也沒接,第二天爸爸就空降到我廠里,當著眾人的面打仇人一樣狠揍了我一頓,打得我一個星期下不了床,沒收了我的工資卡。工廠里都是一個鏍絲一個釘,我不能上工立刻就被開除招了新人頂上。

傷好以後原本打算就此和家裡恩斷義絕,沒想到爸爸又來看我,破天荒地拿了幾顆缺了水份有點皺巴的蘋果,一把眼睛一把鼻涕地在我面前痛哭,說自己糊塗急眼了才動手,都是為了哥哥。我不肯原諒他,臨走前他伸手在我的頭髮上摸了又摸。

這一摸讓我全身一軟,好像原本全身汗毛倒豎隨時準備下嘴咬人的狼被摸順了毛,卸了勁。罷罷罷!這輩子就當是給他們來還債的!

我仍然像捕魚的鸕鶿一樣勤奮地工作,每月定時給爸爸的卡里打錢,只給自己留很少一部分。

十八歲的生日一過,我就被催婚,見到了所謂的娃娃親對象。

見面的地方在城裡的酒店裡,酒店門口兩邊雪白的羅馬柱旁各站一個全身披掛如士兵一般風姿英拔的門衛,這是我連偷看一眼都沒有勇氣的地方。

我的相親對象和我年齡相仿,滿臉被富養和寵溺的嬌狂模樣,看向我的眼神充滿鄙夷和厭棄,但明顯又不敢甩身走開。

原來我爸爸和他爸爸年輕時是很好的朋友,爸爸又對他有救命之恩,兩人酒喝大了玩了出古人的指腹為婚,偏偏他爸又是極守信義的人,爸爸也出於某種目的沒有不肯鬆口。

訂婚過後,雖然未來的生活仍然是一團迷霧,但這樣的家境彷彿一道暖陽穿破前半生的黑暗給我的人生帶了可期的光。

直到新婚之夜,我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我害怕隨時眼睛一眨這一切會像《金魚和農夫》故事裡寫的那樣變回原形,我依然是那個不起眼的萬千打工仔里最最不起眼的那一個,不見得有人肯眷顧我一眼更別提嫁個條件不錯的好人家。

老公仍然是一副厭棄至極的眼神,他這樣的眼神讓我無比安心,就是這樣的眼神告訴我一切都是真的。

我有了許多原本做夢也不敢有的漂亮衣服,可以用昂貴的化妝品,雖然不被老公待見,但公婆都是很好的人,待我很是溫和。如果不是父母一次又一次上門以各種借口明裡暗裡的伸手要錢,我一度以為自己苦盡甘來。

一年多以後,我生了大女兒。老公是家裡獨子,為了鞏固自己在家裡的地位,女兒剛六個多月,我又懷上,天天求佛禱告腹中的是個男孩,結果還是個女兒。

我們那裡「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的思想還是很嚴重的,眼見又是個女孩老公和公婆商量過後決定把二女兒送人。他們答應我,一定會給孩子找個好人家撫養,不會委屈了她,我不忍卻沒勇氣說不。

身體剛剛恢復我就拚命懷了三胎,五個多月時託人檢查還是個女孩,又被迫引產。

短短几年內經歷了這麼多,小產後我抑鬱了。媽媽來看我,不知道是為安慰我還是真心覺得如此,她竟然跟我說,生個女兒挺好的,生兒子將來都顧著媳婦家,你多生幾個女兒將來還可以供養她舅舅。

媽媽的話像蠍子尾巴一樣蜇得我心痛,我瘋了一樣讓她滾出去!這輩子壓榨我還不夠,居然還想壓榨我的女兒們。那天我哭了又笑,笑了又哭,大家都說我瘋了。我被強行扭送到精神病院進行治療,我聽之人任之。我知道自己沒瘋,只是心死了。

8、
老公以我精神有問題提出離婚,爸媽沒有關心我要不要離婚,離婚了怎麼辦?他們忙著和老公商量離婚了可以賠付我多錢。那時候哥哥已經三十好幾歲了,和他同齡的人孩子都能打醬油了。爸媽異想天開,想給他也找個媳婦,腿腳齊全能生養的就行,美醜不限,香火不能斷在他們這一代。

老公一家急於擺脫我這個精神病負擔,以一套房子的代價換回了自由。我被接回家的第二天就離家出走了,這個家對我而言簡直就是墳墓,裡面住的都是吸食我血肉的鬼。

我在陌生的城市獨自飄泊,七八年間偶爾從別人嘴裡聽到過家裡的消息,不知道本錢太小還是別的,哥哥最終沒娶成妻。七八年後的某一天,媽媽輾轉打聽到我的電話,她說,你哥哥走了,他把自己低保金賬戶里的錢都留給了你,他說這輩子你為他受了太多的委屈,希望下輩子有機會補償你。

我以為再也不會為這個家的人掉一滴淚,但還是哭得一塌糊塗,淚眼模糊中彷彿看見一瘸一拐拖著條板凳當腿的他,舉起手伸向我,掌心裡握著一把剝好的瓜子仁。

哥哥活著被人喊了輩子的「美人魚」,但是他卻幾乎從未走出家裡巴掌大的院子,在他心裡大海就是天邊,是世界上最最遙遠的地方。哥哥走的時候還說,如果可能就把他的骨灰撒在大海里吧!他想去看一看,那裡是不是他前一世的故鄉。




相關閱讀
   
同城寂寞異性男女交友 ,真人秀場聊天室 ,主播免費祼聊聊天室 ,美女真人秀視頻直播 ,台灣真愛旅舍聊天室 ,微信裸聊的號碼 ,私密直播_美女現場直播 ,同城寂寞交友網 ,色情聊天室 ,視訊美女聊天 ,金瓶梅視訊聊天室 ,色內衣秀全透明秀視頻 ,免費交友裸聊室 ,午夜視頻聊天軟件 ,live173影音live秀-免費視訊 ,免費真人裸聊qq ,網路交友聊天 ,兔費色情視頻直播間
現場直播真人秀 ,真愛旅舍ut聊天室 ,美女主播福利視頻 ,午夜激情直播間 ,免費視頻秀qq色群 ,免費視頻秀qq色群 ,免費視頻聊天室 ,live173影音視訊live秀 ,秀色秀場直播間 ,金瓶梅視訊聊天室 ,ut視訊聊天室 ,live173影音視訊live秀 ,真人秀場視頻聊天室 ,女性開放聊天室 ,免費開放聊天室 ,showlive影音視訊聊天網 ,line視訊 ,美女視訊影音